社保缓交政策有望全国落地?企业期盼阶段性免征

泉州房产焦点 2020-02-11 11:05:05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浙江义乌一家玩具企业的副总经理刘军(化名)最近处在焦虑之中。按照惯例,这家拥有500余人的企业,农历正月初十前后会复工,但今年受疫情影响,过了元宵节,刘军还在家里等待政府的复工通知。

来源:时代周报 

浙江义乌一家玩具企业的副总经理刘军(化名)最近处在焦虑之中。按照惯例,这家拥有500余人的企业,农历正月初十前后会复工,但今年受疫情影响,过了元宵节,刘军还在家里等待政府的复工通知。

刘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停工期间,企业订单受到影响,但仍要支付员工工资,用工成本增加;因无法按时履行交易合同,还要支付违约金,预计今年上半年利润会出现亏损。此外,“我去年花了500多万元筹划新项目,如今到了关键时刻,但疫情导致项目中断了”。

许多中小企业主像刘军一样,眼前的一大难题是如何生存下去。近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朱武祥等人发布的调研显示,受访的995家中小企业中,85.01%认为维持不了3个月生存;员工工资和五险一金是成本支出的大头,占62.78%。

为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2月初以来,各地纷纷推出扶持政策,社保是其中的重头戏。例如,浙江允许小微企业缓缴社会保险费;北京决定对符合条件的中小微企业一次性给予补贴;上海将社保缴费基数调整从4月推迟到7月。此外,2月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也鼓励地方采取缓缴社保费等方式促进企业稳岗。

尽管上述政策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企业负担,但刘军最希望看到的,是政府可以阶段性免征社保费。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公共经济系主任封进呼吁,能否对中小企业直接减免6个月的社保费?“我跟人社部门的人交流过,他们认为减免6个月社保费的力度太大,对此非常谨慎,咬得挺紧。”封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人社部门的难处在于,虽然全国养老金的累计结余可以支付约12个月,但各地差异较大,“结余集中在某些省份,而且结余中有不少是流动性不强的资产,从长远看,社保基金的平衡面临压力。”目前看来,直接减免的可能性不大。

多地社保费可“缓、补”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缓缴社保费、返还失业保险费,被多地政府部门采纳实施。不过,具体实施细则略有不同。

例如,浙江对缓缴社保费的对象局限在:因疫情影响,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无力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小微企业,且缓缴需规定批准。而在广东,企业仅需符合“受疫情影响,无法按时缴纳”的要求即可。

广州12366纳税服务平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疫情期间,广州企业无法完成缴费的,不需要额外办理手续,不会产生滞纳金,在疫情结束后的三个月内,补缴就可以。

返还失业保险费方面,多地普遍针对的,是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坚持不裁员或少裁员的企业,返还额度是6个月企业及其职工上年度应缴纳社会保险费的50%。

相比之下,北京返还失业保险费的力度更大。北京将按6个月的上年度本市月人均失业保险金标准和参保职工人数,返还失业保险费。在此基础上,对符合首都功能定位和产业发展方向的中小微企业,一次性给予该企业3个月应缴纳社会保险费30%或50%的补贴。据官方测算,仅补贴政策,北京就要投入社保费30亿元、惠及120万人。

此外,少数地区采取了临时性下浮社保费率、推迟调整社保缴费基数的措施。例如,宁波提出,临时性下浮标准相当于企业应缴纳社保费单位缴费部分的2个月额度;对近3年新上规模中小企业,临时性地下浮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1个月单位缴费比例。

上海提出,推迟调整社保缴费基数3个月,从往年的4月调整到了7月。上海市人社局副局长费予清介绍,按惯例,当年的社保缴费基数均高于上一年度。推迟后,预计当年度可减轻上海企业社保缴费负担101亿元。

“养老保险等社保基金目前属于地方统筹,一些有能力的地方政府推出相关政策,可以帮助中小企业减轻一定的人工成本。”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封进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总体上看,各地出台的政策与自身社保基金的压力、当地中小企业占比、财政状况等因素有关。“如果社保基金的压力相对小,财政状况好,出台的政策力度可能就大一些。”

大幅减免应“慎重考虑”

通过与中小企业主的交流,封进发现,即使社保费部分减免或推迟缴费,对营收大幅下降的企业而言,仍将难以承受。她建议,加强现有的政策力度,对全国中小企业减免6个月的社保费。

部分企业也发出了类似的呼声。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预计,疫情会影响经济活动一至两个季度,建议国家免除疫情期间企业至少半年的五险一金费用。

不过,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社会保障研究室主任陈秋霖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各地社保基金和疫情情况都不一样,大幅减免社保费涉及基金平衡和安全问题。“一些企业不交养老金,可领养老金的人还是照领,大幅减免要慎重考虑。”

董登新也担心:“2019年全国养老保险缴费费率已经降至16%,降幅较大,如果再出现半年不缴费的情况,恐怕对社保收支会产生影响。”

封进也看到了大幅减免对社保基金平衡带来的压力,

据她保守估计,将中小企业的缴费减免6个月,全年基金收入将下降30%左右,相当于3.8个月的基金支出。“这对基金收入带来的影响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大。而且,有些基金收入下降比较多的地方也是基金结余相对较多的省份,如江苏、浙江、福建。”

封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人社部门主要站在基金平衡的角度,而她则是从中小企业的层面看问题。“如果出现中小企业大面积破产,就业问题势必更加严峻,就业人数下降,意味着缴费人数下降,未来基金平衡可能受到更大威胁。”

“现在是非常时期,是否可以动用基金结余?有些省份结余比较少,是否可以通过中央调剂金制度和储备基金来帮助中小企业?”封进提出了进一步的建议。

不难看出,直接减免社保费的关键,在于如何看待当前中小企业面临形势的严峻程度。“一方面要防控疫情;另一方面,整个社会还要维持运转,该生产的生产,该生活的生活。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两者之间要达到平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冯俏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冯俏彬认为,中小微企业本身规模不大,抗风险的能力较弱,疫情来临时,遇到的困难更多。但疫情对中小微企业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具体要看该企业在生产流通环节中处于什么位置。“凡是跟终端消费相关的,需要人力特别多的企业受到的影响较大。反之,不一定那么大。”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